曾轶可新单《蝴蝶》梦境上架 两单连发爆超强创造力
2019.04.28

4月26日,188bet旗下音乐人曾轶可于《我是唱作人》的竞演舞台上,凭仗全新创造的单曲《躯壳》在对决中胜出,稳坐排名上位区。这首新歌虽是赛前临场写就,却仍然诚挚感人、不失水准,教人忍不住叹服曾轶可的超强创造力;扮演中曾轶可一袭前锋质感黑衣,率性台风和丰满的心情再一次点着全场。

随后,曾轶可另一全新创造单曲《蝴蝶》全球同步上架,给乐迷朋友们带来加倍惊喜。



星座的甘言,渴爱的执念,忌讳的拥抱,卫星的祈求……曾轶可总是能够用她共同的视角、纯真而火热的言辞,描绘国际上万种不同的「爱」的容貌。听众总能惊叹于她捕捉画面时的灵敏,也信服于她对「爱」的执着。她就像是「爱」的博物学家,骄傲地借音乐展现着她的保藏。

这一次,她爱上《蝴蝶》,却不肯把它做成标本,仅仅放它在郊野里,远远望着。



人们总会给心中许多无以名状的心情,冠上爱的名号。仅仅在生的迷宫里,找到诚心所爱之物和经心去爱的法门,却不总是那么简单。她想占有娇柔的花朵,私藏渺远的霞光,而直到遇上生动而软弱的蝴蝶,才被触发真爱的开关——面临挚爱,谁又能再计较得失、谁又舍得将那无限的美丽据为己有?

为什么偏是蝴蝶?

古往今来写作者对蝴蝶的偏心,其缘由,总是如它本身相同捉摸不定,一旦握真实手中,就瞬间成了空,只要教它自由地飞着,才干达到心中一切说不清的寄予。而在被柏拉图称为“凝思观照”的境地里,歌唱它的人,也获得了一种更为温顺、也更富力气感的满意。



近乎机械性的节奏、鼓点震动的音色在精约的结构里,和蝴蝶梦境的意象形成了出其不意的比照。中段冒进的噪音吉他打破抑制,迸发而出的几声“蝴蝶飞飞飞”也不知是场景的白描,仍是心底过火深切的倚望。在格莱美奖制作人John Congleton的把控下,本来冲突感十足的奇特动静被赋予了一种美妙的平衡。

这一次,歌者曾轶可,在她挚爱的蝴蝶身侧,化作照亮前路的斜阳;在她想要伸出却回收的手中,无意间把握了「爱」的谜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