诱导社新专辑《窗景》上线 电音化测验出现抒发新相貌
2018.01.15


近来,组建于1997年的老牌DIRTY FUNK乐队诱导社,发行了新专辑《窗景》。作为成军20年的留念,这张收录了9首著作的《窗景》没有重复诱导社已有的风格结构,反而出现出全新的电音化抒发的相貌。



关于诱导社的老乐迷来说,厚实而尖利,颓丧而诗意,是诱导社许多著作留给世人的第一形象。无论是早年地下发行的《214天和3个吐逆少年》和《性感的叛国青年》,仍是本世纪初在188betBad Head厂牌出书的《我想你会在我的怀有中说声你爱我》,皆是作为朋克急行军的诱导社的标志性著作,而乐队魂灵人物的雷霖那挺拔的鸡冠头也和诱导社乐队一同,成为进入“朋克年代”后的我国摇滚的代名词与重要标识。



在《我想你会在我的怀有中说声你爱我》出书不久,诱导社暂停,雷霖上班、开店、当制作人、另组乐队,直至2009年,他重启诱导社,并于次年独立发行了专辑《夸姣年代》。《窗景》里的著作,大部分就来自于雷霖在2003到2009年这段时刻创造的歌曲,这些著作中包含的感念伤时的心情与镇定睿智的考虑,成为新专辑《窗景》的首要基调。


在风起之后吹落我脸上尘埃,

在日落之前搂抱着你进入傍晚(《彩虹》)


“我失落的脱离了我的城市,

我失落的脱离消失的大街”(《遥想》)


“那夏天风声围绕着我,

那是我最中意的时节”(《最中意的时节》)



灰色的基调,氤氲在著作中,没有了一触即发的心情,也没有了阴狠毒辣的言语,《窗景》中出现出的诱导社,是一个在诗意中悠然深思的自我,它把旧日的回想与含糊的实际交错在一同。可是,这并非意味着批判性的缺失,反而,这一次《窗景》以隐忍的方法,反讽式的道出了自己的困惑与不解:


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,

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,

总觉得是圈套(《遥想》)


我想国际总会变夸姣

那样人们也不会惊慌

我想国际现已出现了许多的奇观

可是咱们的地球从没安定过


奔驰的孩子拿起枪

女性也成为了无辜的牺牲品

脑袋里循环一个画面

那炮火使他们瘫倒在那个广告牌下 《蓝色地球上的焰火》



虽然是十多年前写就的这些著作,但现在看来依然有力,“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,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”,依然是现年代的明显征兆,这一莫可名状的感觉,也依然萦绕在当下年青人心里。



《窗景》的音乐风格上,也完全丢掉了既有的DIRTY FUNK和PUNK的标签,更多的电音化颜色,成为《窗景》在音乐上的明显特征。那些颓靡中带着诗意感伤的歌词,与迷离的都市电音节奏交融地天衣无缝,雷霖依旧是旋律创造高手,从闻名的《阿姆斯特丹》中连续下来的抒发笔法,在这张《窗景》中有了进一步的连续,无论是《持续》中流通的吉他扫弦仍是《晚潮》里美丽的和弦分化,都将这一抒发发挥得酣畅淋漓。



《窗景》也是诱导社初次与年青的电音制作人Negative808的一次协作,这是雷霖关于电子乐的一次测验,成军现已20年的诱导社,现在站在了新的起点上,《窗景》是一次蜕变,也是诱导社勇于打破的明证!(配图拍摄:高远 宋纹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