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能青年旅馆台湾巡演再引颤动 台北专场提早一月售罄千余门票
2015.11.02


10月末,全能青年旅馆乐队完毕了2015“河北墨麒麟”台湾巡演。时隔三年后二度赴台,乐队在一周的时间内完成了包含五场表演的环岛之旅。相较前次台湾之行,此番巡演愈加密布,深化,所经之地票房均超预期,台北Legacy专场更提早一个月售罄1300张门票。全能青年旅馆已成为近年来在台最受推重的大陆摇滚乐队。

 

抵达台北第二天,全能首要参演了第四届摇滚办桌音乐祭(Rock Bandoh)。本届摇滚办桌所邀演员来自台湾、大陆、香港、日本、韩国、泰国以及欧洲国家,较以往更为国际化,表演前一天,痛仰乐队也曾登上同一舞台。因为贝斯在邮寄时遭到损坏,当天上午全能的试音并不顺畅,音乐祭主办方“大大文娱”及时找来专业琴师帮忙修补,下午的表演得以满意出现。表演中时有飞机低空掠过舞台,发动机的轰鸣与音乐的高潮阶段间或耦合,更令乐迷热心加倍,而表演完毕后意犹未尽的感触,一直到数日后的台北Legacy专场才得以满意。

 

台北修整一日,乐队随即乘火车前往台东,刚刚完毕六个小时的车程,便冒雨赶赴铁花村——一个常有原住民乐队出没的,小而美的露天场所。台东依山傍海,亚热带季风气候带来时紧时歇的秋雨,场内虽设雨棚掩盖的座位,却有更多乐迷从始至终守在台前,令乐队成员很快忘掉旅途劳顿,状况也愈加振奋舒展。一个半小时的表演中,他们和乐迷一起投入了一切毅力和膂力,台下屡次传出合唱,台上则以灵光乍现的即兴阶段予以回应。铁花村迎来了近期观众最多,气氛也最火热的一次现场。

 

三年前初次入台,全能即已出演高雄大港开场音乐节,再赴高雄,乐迷热心不减。千人场所Live Warehouse近乎满员,精巧的设备将乐队的经典曲目完美复刻,为此次巡演特意预备的器乐曲《河北墨麒麟》更显摄人威力,前卫摇滚+爵士乐的高明编配老辣而不失生猛,引来尖叫喝彩不断。台中站则最为意外,原计划开半场的方舟(TADA)Livehouse因售票远超预期而敞开全场,乐队亦火力全开,《在这颗行星一切的酒馆》结尾的大段即兴噪音反常凶狠舒畅,鼓手小耕干脆踢倒鼓架动身离座,令整个现场坠入迷狂。完毕曲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》演至副歌,930多位乐迷释放出巡演至此最巨大的能量,合唱声浪一度盖过外扩音箱。

 

为给次日的台北Legacy专场积储体能,乐队当晚即脱离台中奔赴台北,来日下午更早早赶往场所试音并排练。早在一个月前,此次台北专场1300张预售票即已售罄,致使场所因到达容量上限而未敞开现场票。当日下午很早便有乐迷守候场外,开演前排队进场的部队更逶迤至百米开外。据台湾媒体日后报导,林宥嘉、丁文琪、伍思凯、艾怡良、四分卫、Matzka等圈内人士,以及张铁志、马世芳等闻名乐评人都在行列之中,而近百位买不到票的乐迷则在场外聆听了整场表演。当晚全能将状况调制最佳,于收放自如中逐步推高气场,又于巅峰之时瞬间倾注悉数动能,舞台上下几近失控。而董亚千每站必单独弹唱的返场曲《挂心的打趣和绵长的白日梦》,则化刚猛为沉郁,如海啸褪去后冲刷岸边的细浪,令人模糊且迷醉。

 

凭仗其著作满足的深度、强度和烈度,以及美丽与壮美兼具的音乐表达式,某种程度上,将全能青年旅馆看作当下中文摇滚乐的标高或许不算过火。关于今世青年一起生命经历的精准传达,加上久经磨炼后的上佳现场体现,是他们能够在两岸再三掀起颤动的缘由。此次全能的台湾之行从另一个旁边面证明:在中文摇滚乐渐趋空泛失语的困境之下,人们有多么巴望重拾对摇滚的决心,又是多么想要重温它带给自己开始的感动。

 

(现场图片由主办方及场所方供给)